返回列表 发帖

转帖

早上醒来,用二甘醇超标的田七牙膏刷刷牙,再用发臭的蓝藻水洗脸,给孩子冲一杯添加了三聚氰胺和激素的牛奶,自己喝黑作坊的豆浆,吃根地沟油炸的油条外加一个苏丹红咸蛋,或是废纸箱当肉馅的包子,就点儿废旧油漆桶里腌的泡菜,吃饱喝足,准时赶到假烟厂上班,在山塞机上偷看股票:从6124点跌到1240.46点。中午,和同事到餐厅吃饭,点盘避孕药催大的香辣膳鱼,一盘臭水沟捞来的龙虾,还有个敌敌畏喷过的小白菜,盛碗陈化粮的毒米饭,老板还上了杯重金属超标100倍的碧螺春……算账的时候168(太黑了,还不打折)吉利,老板又找回了张假币。晚上,回家蒸盘瘦肉精的死猪肉,凉拌福尔马林泡的海蜇皮,抓个加漂白粉的馒头,喝上两杯甲醇的白酒……要睡觉的时候,被刚装修完的甲醛呛得眼泪真流,只好把脑袋蒙到黑心棉被里。想到房子还有四十万贷款加利息,辗转反侧到天半亮也没睡着,找安眠药吃了半瓶也没用,含在嘴里,哦,还好是糯米粉。。

返回列表